第三场雪

  月初的时候,广州那边宣布新型冠状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重流感,紧接着全国都放开了。我工作的地方在高新园区,都是上班族,在一个名为“钟文泽的新冠测评”视频轰动全网之后,连花清瘟和布洛芬被直接推向塔尖,由于专家以及一些医生都说新冠症状类似于感冒,短短几天时间全大连的退烧药感冒药体温计,消毒水等都被洗劫一空,随着广州的宣布,全国各地包括大连也开始宣布停止核酸,取消场所码管控,逐渐的行程码在13号也正式下架,似乎在那一瞬间,疫情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宣布结束,也不是结束,而是共存。
  在软件园上班一天接触人最多的时候应该就是中午午休吃饭的时候了,但是园区大楼基本每天都有保洁阿姨进行消毒工作我感觉还是比较安全的。这几天不愉快的事大概就是房子的问题了,最开始实习是我跟大学同学一起来这边,一起租的房子,奈何他找了一个多月面试也没过,他很焦虑我也帮他找了一些公司,直到10号还是没过。他想回家了,房子合同租期到来年十月,一直都没面试成功确实没想到,更没想到签了合同租了一个月说现在要回家了。但是也确实,面试没过一直在这耗着也不行。他走了,那周,大连下了第三场雪,从熙熙攘攘到扑面而来的那种电视剧里的场景。我对面工位的大哥在上周阳性居家了,这大概是我20年到现在离新冠最近的一次。我一直告诉自己要顶住,因为现在出租屋就剩我自己了,热水壶还在周四晚上坏了,但是没办法,周五的下午开始流鼻涕,我以为是被风吹着感冒了,当天晚上开始高烧,没药的我一点办法都没,附近也没有认识的。其实那天下午除了流鼻涕状态还是一直都挺好的,下班的时候在楼下买了几包泡面,想买瓶黄桃罐头备着,阿姨说卖光了,然后加了她微信说来货了会在群里说。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热了我知道自己大概率是中招了,迷迷糊糊到天亮,摸摸额头有点烫。没办法问了问楼下便利店阿姨有没有退烧药什么的。阿姨最后给了我两粒感康,当时看到阿姨的回复心头真的有一股暖流,吃了药又迷迷糊糊过了一天。
接下来的高烧两天真的是这一年最黑暗的两天,好在热水壶坏了以后直接在京东买了一个,第二天上午到货。与他们不一样的是,在高烧之后我没有非常剧烈的咳嗽的症状出现。期间最严重的是周六的晚上意识有点断片,就是会忘记刚刚自己去干嘛了。

不管怎么说也挺过来了,期间打遍了附近药店好不容易买到了一个体温计,低烧了三天,第五天转阴。听许哥说他的症状感觉南方的症状比这严重的多,但是大连这不同的人除了高烧一样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症状。最近几天又得找房子了,高新园区这边的房子一室的就有2k的,着实贵啊,今天联系了一个中介明天去看看,希望能顺利租到合适的房子。

添加新评论